受助者母亲写给史君的信上说——“我们是如此之幸,能得到您的帮助”
来源: 临安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 2014-04-10 15:23   4188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受助者母亲写给史君的信上说——“我们是如此之幸,能得到您的帮助”

“此次受您救助的是我的儿子,一个23岁正在读大学的年青人。我们来自江西,与您毗邻而居。我们是如此之幸,能得到您的帮助……”日前,记者重访我市第四例造血干细胞无偿捐赠者史君时,看到了受救助者母亲写给史君的信。这位母亲在信中说,因为造血干细胞捐赠实施“双盲”的规定,她不知道捐赠者的姓名、职业、住址。因为自己的儿子而让恩人也受苦,心中很不安。她说,一家人将一辈子牢记恩情,并以恩人为榜样,尽力去帮助别人,让爱心传递下去。

    史君是通过杭州市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服务队收到这封信的。上个月24日,一位志愿者将史君捐赠的造血干细胞,从省中医院连夜送到患者所在的北京某医院。患者的母亲委托志愿者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转交给恩人。在记者反复沟通下,史君让记者看了这封信。史君说,这位母亲真有心,还随信赠送给了一套马年纪念邮票,祝福她永葆龙马精神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交谈中,史君有些害羞。她说,志愿者告诉她将会从杭州快递给她这封信之后,她心里也充满期盼,希望从信中了解到患者的治疗情况,甚至在接到信之前的那天夜里,还做了一个梦,梦见患者康复了。3月3日,史君收到了快递,她关了办公室的门,开始拆快递,直到打开第七层包装,在装有纪念邮票的盒子里她看到了这封信。一看到信封上“恩人收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史君猛然间流出了眼泪。史君说自己一边哭,一边看完这封信,看了好几遍,哭了好几遍。“她们那么真心感恩,我真的很感动。”史君觉得,自己之所以流泪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内心充满了一种纯粹的自我价值感。她说:“我献出的爱并不大,但能帮到他人,真的很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史君很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,那天上午,她的内心很踏实,却又总涌动着什么,最后按捺不住把这封信发到微信朋友圈分享。后来又觉得不妥当,便删了。而事实上,就在这十几分钟内,史君的朋友们好多已经知道了这事。不过,有一件事让她很开心。“有三个朋友知道我捐赠造血干细胞后,也已经成为了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。”“现在唯一的遗憾是还不知道患者的近况,我最希望他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在史君之前,我市的沈淑珍、陶凌云、赵赟分别是前三例完成造血干细胞无偿捐赠的中华骨髓库志愿者。史君告诉记者,去年完成捐献的赵赟一直与自己保持着联系,捐献前后,赵赟还多次打电话给她,帮她做心理调整,交流身体恢复情况。“应该去宣传她们,她们是我的榜样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在史君看来,捐赠是一件不大的事;在他的同事看来,却并不简单。“说实话,如果是我,我还是会有犹豫的。她那么自然地就决定捐赠了,我很佩服她。”史君的一位同事说。记者重访史君的时候,遇到了两位客户来谈工程造价业务。客户说,业务其实挺急的,原本预定上个月下旬谈妥之后就开始做,当时,史君告诉他们,因为需要去杭州一段时间,如果时间来不及,让他们请另外的公司做。客户当时还不明白为何有业务不接,后来,知道史君是去做造血干细胞无偿捐赠,很是感动,便执意留着这项业务等史君做。“她为素不相识的人无偿捐赠造血干细胞,我们当然要支持她;而且,我们相信有爱心的人,也肯定会把我们的业务做好的。”客户说。